•  踢走了缠着我粘着我的怪兽,被吃掉的愉快生活又回来了。

      近来一直在先入手BB还是Touch还是Kindle之间纠结,都很喜欢,但并不想被多个手持终端捆绑,成为负担成为累赘。思来想去啊,也咨询了很多童鞋,考虑到现阶段我连纸质书都还看不过来,又那么的垂涎苹果的触屏和WIFI,所以还是最先败了个Touch4。
      至于黑莓,坚定的喜欢它的简洁和商务性能,但又担心适应不了全新系统成为头脑发热的牺牲品,正好醉狗姑娘把她淘汰掉的8700送给我练手,给我在确定一定以及肯定购买之前再仔细体验琢磨。于是周末两天就深陷两大电子设备中分身无能……

      超级玛丽是去北京出差时晓清送的礼物,当时我们在北展会场碰面,工作状态中,且周围都是乌泱泱的人,那种场合是不允许也不可能煽情的。她掏出一个蓝绿色绣花小包塞给我,说是在一个小店里看到的……想起我……打败怪兽……
      看着永远神气永远无敌的玛丽兄弟,我其实好明白这个礼物背后的寓意,所以更加感谢她的懂得和挂念。好多人生的道理啊,原来在很小很小时候玩的游戏里都一目了然了。

      就着日光拍了一下才发现,Touch4果然是外貌系的,明明电脑上显示像素狂低,但在机子上看就好美的!!!

    •  

       

      最近一直在看《半轮黄日》,作者阿迪奇埃是《纽约客》评选的“20位40岁以下最优秀小说家”之一。77年出生,尼日利亚人,2007年这部小说就获得了英美诸多文学大奖——也就意味着,她是在我现在这个年纪就写出了如此史诗般的小说。膜拜不已!

      书特别厚,500多页,40万字……是根据尼日利亚内战的真实历史而虚构的小说。原本我真对一部分外国小说有些本能隔阂,似乎是语言习惯和翻译的问题,可能还有不同年龄不同生活状态不同阶层的问题吧,总让我很难进入并理解。但这个小说写得和翻译得都特别好,语言感觉极其顺畅。主线是两对男女的爱情和命运,但因为涉及到种族、家庭、阶级问题以及更广阔的战争背景和殖民主义的终结,而加深了厚重感。讲述方式也很独特,磅礴的故事是通过三个不同阶层的人物,通过他们的视角去观察周遭的一切。我读着读着就在想:为什么我如此喜欢这本小说?是因为作者是个女性?是因为年龄的相似而在看待世事和人物上有类似的评判标准吗?是因为那种阶层的相通感吗?是因为其实尼日利亚内战的这段历史于我们来说也是非常容易理解的?是因为和作者的个性跟价值观有相似之处?……

      可惜的是这小说在豆瓣冷门到至今也只有少于十人评价,也不能不让我思考这背后的原因。封面设计的并不出彩——是暗喻铿锵玫瑰吗?!硬邦邦的三个奖项并说服不了读者啊,还有提炼的那句主题语也不是很打动人心,字又极小。作者对我们来说并不出名,故事写的又是尼日利亚这个咱们不熟悉的国度……其实纽约客那个榜单是去年6月公布的,而这本书是9月出的,完全可以加上腰封让人对作者的地位有所认知,再好好包装一下。

      正好在姑娘的博客上看到几句关于阅读的话很有启发。“对个人而言,阅读永远不是学知识,是掠夺。在感知能力和框架下,进行多角度的殖民式侵占。”这话说的其实很好,对于有野心的写作者来说绝对是这样,可是这目标对我来说还是奢求,我也并无写作的野心,但“读一个人,只有偷到内力,才算没白看”的确是阅读中需要谨记的。我也一直觉得阅读不是消遣,或者说消遣是非常微小的功用,关键是自己要从中汲取点什么,所以更要勤快点,多读多写,多去感受和体会那种“读完后大病一场的空旷感”。所以就要再自责一下我读书是有多慢(不能为了汲取而纵容自己的慢),断断续续的,本来那种酣畅浓厚的感受因为太散乱的阅读时间而被稀释的差不多了……

       

      在我们这个后殖民世界里,真正的悲剧不是大多数人无权决定他们是否想要这个新世界,而是没有谁给大多数人提供成功应付这个新世界的工具。

       

    • 冲着给力的团购价订了一整年的《新世纪周刊》,也算是逼迫自己多看点政经内容,不能总是沉浸在文学文艺文化圈子里。

      1月太忙了,也没好好读,这两天放假正好得空集中翻一翻。看到王小鲁有篇专栏,题目叫“这是我看见的一切”。因为涉及我喜欢的纪录片题材,所以看得仔细。他从《老驴头》的一个镜头谈到了如何判断作品和现实之间关系、表象真实和本质真实的问题。《老驴头》讲的是西部农村的土地问题,作者认为开篇镜头“几位古稀老人坐在拖拉机前以身体阻挡强行挖掘的人”——太过超现实了,实际上农村现在还没到这样一个地步,导演是在主观建构一种情绪。

      由此就谈到了曾获得威尼斯最佳纪录片的《1428》。这片子我去年在一个放映场合看过,有点冗长。结构不算好,但能感觉到某些片段背后蕴含的那种批判态度。杜海滨拍的是震后人们对现实的适应和遗忘,里面印象最深的是一个衣衫褴褛的反复出现的流浪汉,以及中央领导要考察灾区群众们争相翘首的画面,还有游人们来到北川在废墟前拍照留念,有小贩在兜售光盘相册讨价还加……记得当时有个观众在现场和导演发生了争执,似乎是质疑导演的立场问题。

      王小鲁也有同样感受:“作者的美学意志应该由素材决定,而这个电影竟然是试图在教受灾的群众反思!导演为何会有这样的视野?那些与影片无关的信息是否可作为判断的一个重要因素?”,并且给出了最强有力的证据:杜海滨并不是纯粹的独立导演,他有一个在国家计生委上班的职业身份(!),去四川拍摄时住的是“人口宾馆”(!)我又查了下导演手记,的确,导演是要在灾难这个不同寻常的背景下凸显人性的光明和阴暗。反思群众利用灾难去发财,这样的主题如果你是独立身份去表达也未尝不可,但你是官方背景就真得动机存疑了。

      然后他还举例了周浩拍摄的《冬月》,讲的是一个县委书记。片子里看起来他是一个清廉的好官,可是成片不久,片中的这位好书记就因贪腐入狱。

      这两个关于纪录片的例子也让我联想起很多事情。微博上之前有记者夸赞某篇稿子是NFZM好久不见的好稿,后面一堆跟风夸赞的。我读了之后却觉得很乏味,张力很弱,能感觉到那种努力去写的痕迹,并不流畅。但是看到一堆夸赞的声音又难免要怀疑自己的判断。再说远点,就是所谓的一些圈内红人,那些鼎鼎大名的,有一些在慕名接触之后却怎么都欣赏不来甚至还很讨厌,但是看到他们被许多人夸赞又难免怀疑到底是我的标准有问题还是那些人就是说的违心话?和一些本来很相近的朋友慢慢有了距离,无非就是当再聊天说到一些话题的时候,你们已经有了不一样的判断……从一件东西的好坏到一个人的优劣到一个事件中你支持谁,这种判断折射出趣味审美品性甚至是你的经历。而当你不是亲历者,只能通过别人的转述来获取信息时,你到底相信谁的?到底如何判断?这就更难了。记得某个媒体界的公开出走事件,我从一个当事者口中听到他把另一个当事人形容得像个霸道专横的女君主,但是很快又从别人那里听到了不一样的表述……这就和判断导演呈现出来的纪录片究竟几多接近真实一样,都太难了,人都会把事件描述得对自己有利(就像杜从不透露自己的官方身份),唯有掌握最多的信息量去帮助你做个靠谱的判断,这些信息量来自外界,也同样来自我们自身。

      顺带想到的是,其实很多的奖项也挺忽悠人,当某小部分人都说好的时候,也未必可信。比如青山七惠《一个人的好天气》拿下芥川奖就实在是……未能读出什么好来。

    • 中大奖

      2011-01-30

      作为一个参加集体活动从没抽奖运+在外吃饭刮发票连5块钱都没中过的平凡人,对于拿奖品神马的我是连丁点儿期待都不敢报的,因为必然会落空,而落空之后还得眼馋着别人的大奖安慰自己:大不了自个买啰。
      所以27号下午年会开场前的抽号牌,我索性就交给了第一眼直觉:大家放好行李陆陆续续入场,在轮到我时,一堆红纸条最上面一张写着“19”,那,就它了!如果真被抽中,那才叫运气好。

      然后,接连的打击开始啦:

      先是忽然说椅子下面有玄机,结果坐我旁边的同事真的椅子上粘有红包,领了个U盘。每桌大概就两人。没我的份儿!

      接着是我作为代表之一上去抽三等奖,一台热得快取暖器……15名啊……依然没我的份儿!

      又看完了几个节目,抽二等奖,一床珊瑚绒被……10名啊……还是没我的份儿!

      继续看节目,看得意兴阑珊的同时又希望膨胀,因为奖品在节目中被植入广告得都听出了老茧,XX牌高级足浴器……5名啊……这……这八成还是轮不到我吧。微弱的一线希望全寄托给社委会领导们了。

      落空!落空!落空!

      19号!!!!!!!!!!!全社头号大美女姿态仪然的报出了19号!!!!!!!!!

      我腾就跳起来了————一边从裤子口袋中摸索着那张小纸片,一边接受全桌乃至全场的羡慕嫉妒恨的眼光。

       

      还有1名特等奖,奖品是一台DV!最想要的就差一点了。。。不过很开心很满足咯,泡脚盆,多健康啊!对现在的我来说,还有啥比健康更重要更可贵的呢。更开心更激动的是,刚加入新团队就被抽中了一等奖,在全部新人里独一无二,或许也预示了一个好兆头。后来喝酒时领导都说我是小福妞

      奖品就是它了。很好用,很舒服。每次泡完半小时,基本就是“红烧猪蹄”了,哈哈哈

      新的一年,要加油喔!借用S妹妹的祝福,争取“全面开花”。:)

    • 层次和缝隙

      2011-01-22

      出差回来后,又陷入规律生活。每天按时上班、下班,有丰盛的食物,舒服的环境。每天接受资讯轰炸,并且制造信息垃圾,用微博用短信用博客。有看不完的电影美剧日剧等待下载,可以钻进成堆的小说中去体会别样人生,时不时亲朋聚会吃饭聊天唱K找乐,新闻中天天都在嚷着过年去哪里旅游度假最合算,谈论的话题永远都是房价太高物价飞涨剩女愁嫁,做神马选择都在努力往上靠要变身中产阶级——可为什么还是觉得那么乏味啊!在出差北京的一个饭局上,和一个初次见面的媒体编辑聊得投机,就因为我们都对边缘群体的人生那么感兴趣。我说起我看过的一些纪录片,她说起她和拉拉交朋友,不止是旁观,也融入其中,由此被带入一个令她感到震惊的世界中。说起北京的大和北漂族群,我们都觉得,现在只有最上层和最底层的生活才是最丰富的,但是最上层都接触不到啊,那么就最底层吧,有那么多层次和缝隙,而且彼此之间还会融动,但是像我们,生活都已经稳定了,人生路线几乎被程序般的正确设计,很无趣。是啊,这也是我潜意识里喜欢纪录片的根源所在,没有人会拍一个有工作不愁吃不愁穿的生活,值得记录的都是底层人物,一个性工作者,一个算命老先生,一个送快递的……都比我们的生活更有意思。

      也因为那晚的聊天,回来后一直心心念念着DV的事情。可是细想又是牵一发动全身的选择。买个DV容易,但现在的笔记本电脑早就内存吃紧都快塞爆了,如果要拍短片势必要剪辑,如果要剪辑那就得新买个台式机,买了台式机的话又不方便日后出行的携带那就只好再买个小巧的笔记本……又没玩没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