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割线

      2010-06-21

      It's not just about the division of the season, also about my life.

    • 会有那么一天

      2010-06-08

       
      606@BJ

      小树来电,问想不想看小娟的演出。一听“台北到淡水”这个名字,我就心折了。喔,咣咣就被中文世界里最能touch到我的两个词语收服,台湾情结X民谣情结双双发作,也没管其实对“小娟&山谷里的居民”的歌曲并不谙熟。
      当然是知道他们的。2006年的五月,我在北京无名高地第一次听他们唱歌,那晚云集了京城民谣圈的未来之星,但白衣飘飘的小娟显然不及玩起音乐来疯头疯闹的小河和犀利睿智的周云蓬更受欢迎。不过还是记住了这个空灵干净的声音,如同记住了我和真实北京的第一次相遇。

      只是回想着往事一幕幕,再刹那听见“每个人心里一亩一亩田,每个人心里一个一个梦”,竟然就飙泪了……
      演出前找专辑来听时,还分明抱着一种“技巧是好技巧,但没有唱出歌曲该有的况味,少了真实灵魂,格局略小”的挑剔心态(小树也觉得翻唱的歌声里包含了取悦姿态)。而要说这刹那的飙泪,大概也是现时的心境确有千回百转,容易动情伤感……
      一个用力过的生命,一个凭借意志执行过一件自己认为重要的事件的生命,无论结果如何,都值得了。


      看演出的时候就拼命回忆,06年山谷里的居民好像不是四个人吧,果真被我找到证据了(下图),后来小卡也说晓光和荒井分别是08,09年才加入的。


      整场演出最让我意外的是鼓手荒井,技艺超精湛,基本上多靠他把我从忧伤情绪里拉回,仅仅只是看打鼓都能看high了!小树笑说我又多了一个可粉的偶像。回来查资料,荒井的名字居然叫荒井壮一郎!!!明明就是那么瘦小的一个男人啊。演出快结束前,荒井自high,跑到台前LP牌子的音响旁,一屁股坐上去,一段打击乐的精彩solo,简直都让我疑心,这真的是音响不是乐器吗?诚如小卡所言,为什么坐到音响上打鼓?因为荒井自己就是"LP"Latin Percussion 亚洲区品牌形象代言人。  小树摄

      虽然有一些歌曲,小娟演唱的过于甜美干净,少了一些民歌原本的淳朴豁达粗线条,但演出依然足够精彩。我觉得很棒的是,四个人的合作很好,首先他们四个人是并排的,而非歌手与乐队那样有前后区别,在演出过程中,彼此间总会俩俩相望,眼神互动频密,非常默契,小娟、小强、荒井在唱歌的时候也总时不时嘴角上扬——喜欢台湾民歌的人,大概在心底最深处都有一份对这世界的感恩与喜悦吧。
      自然,小娟小强的情深意切没法不让我想到眼前的小卡小树。09年春天,我借居在他们崇文门的小家,听见小卡同学电脑里一直传来小娟的吟唱,当时便惊叹了,原来小卡比我想象的要文艺纯情许多啊!今年1月3日,北京下了冬天最大的一场雪,夫妇俩又邀请几个朋友去美术馆东街的云南小馆吃饭,听帅哥老板给我们自弹自唱彝族小调。而今天演出结束后小卡买了专辑,排队时独自把玩,真轮到签名时,他很认真地对小娟说:请帮我写上“送给小树”……作为一个默默的旁观者,看到这一幕我又再度差点飙泪。

      这是我在京城又或是全部朋友圈里唯一一对以couple方式交往的朋友,也让我这个从来都觉得一个人漂泊没什么大不了的家伙,也终于生出了对情感归属的向往:)哪怕两个人走在晚归的夜路,牵手看星星夜幕,也很幸福。会有那么一天吗?希望吧。

      谢谢你们,在我最跌宕起伏的日子里一直给予支持。
      本来我以为会用凡人二重唱作为ending曲,而你们神奇的安排成就了另一种圆满。我愿意相信这是相知的默契:)
       

    • 之前写过小田和正2009圣诞的约定演唱会,我买的碟,有中文字幕,一个人看得自high不已,可是因为不懂DVD怎么上传也无从分享。

      幸有好心人上传了,请同学们猛击进入日文字幕版!日文也不影响听歌哈。要high起来的同学可直接跳过前戏,从46分钟开始看起。

      Love all,一切的一切:创意、编排、和声、舞台、歌手、乐队、观众、演唱、欢呼……每一个细节都可堪完美,气氛之好前所未有。基本已经被我当作治愈坏心情和无名疼痛的最佳良药。

      盘算带着DVD去姨妈家蹭顶级音响再享受一回。

    • 昨晚的凡人LIVE,可能是这两年看过的气氛最好的一次小型演出。

      @开场前
      7点半前到达麻雀瓦舍,就见门前放了十几个恭贺花篮,有黄舒骏送的,有包小柏送的,有唱片公司送的,有台湾同事集体送的……思及半个月前许哲佩的门前冷冷清清,感叹凡人的江湖地位,也预感到演出会很好看。
      进场后抢了第一排,面对舞台的右手边——说是第一排,也就是一排桌子能放个包放杯水,外加略给身体提供支撑减轻负重而已。上次看peggy是全程端坐,但这回进场后却发现里面空荡荡,只有二楼的vip才有少量座位。我心里虽然os骂着主办方好不人性啊,连椅子都懒得放,但也只好当成是故意要让大家都跟着音乐使劲摇摆不high不归。
      等候opening的一个小时,舞台前侧落下的一块幕布上滚动播放着凡人早期几首歌的MV,乐队则在幕布后面调音做准备。播放的MV有花房姑娘,还阮的情,万般爱恋皆罢休……印象最深的是一首“我真的谢谢你”,凡人的师父蔡宗政的词曲,汇集了大滚当年的群星,二十年前帅气的莫凡、长发的袁惟仁,还有蔡宗政、陈晓娟、张宇,以及许多我也叫不上名字的。整个MV超好看,漠漠旷野里的一群浪人,哈哈,集体造型很摇滚,我后悔拍得太少,因为回来在网上发现找到的视频全都不是演出现场的版本。

      站得腰酸背痛距离8点半还有几分钟,黑压压的观众里突然有人大喊:“快看啊,包小柏!”只见二楼右侧的角落里有个瘦高帅气帽檐压得很低的男人,还有另一个瘦高带着黑框眼镜的男人,分别是包小柏和李泉,然后黑暗中忽又闪光一片。激动心情刚刚按捺住,就开唱啦!

      @演出ing
      完全没想到会用“杜鹃鸟的黄昏”作开场!简直犹如一桌酒席上来就是我最爱的大闸蟹!当然,Live是重新混曲的。


      接下来唱了08年新专辑的“北京爱情故事”,“爱情信仰”,“赶路”。唱完之后,台下就有歌迷殷勤大喊:“莫凡你好帅!”“小胖老师你瘦了!”喊了五六次。然后是92年凡人在初次来到北京后回去写的“大伙听我唱支歌”,以及ppt分享的两个大男人青春成长期照片。
      写给菲姐让袁惟仁狠赚不少的两首歌“旋木”和“执迷不悔”基本已经开始全场大合唱了,合唱完就出现感人一幕:一位从洛杉矶赶来的82岁老奶奶被搀扶着,从后台出来给凡人鲜花。

      接着,是整场我最喜欢的温馨段落。凡人有一首歌“你们听我说”开头第一句就是:“政哥政哥你听我说,你一天到晚都在录音室里头,昼伏夜出过着蝙蝠的生活。”政哥就是提携凡人的恩师蔡宗政,为了怀念感谢政哥,莫凡唱了他们和张宇三个同门师兄弟在政哥告别式上唱的歌“yesterday”,以及蔡宗政的一首著名作品、号称华语歌坛歌名最长的歌“是不是这样的夜晚你才会这样的想起我”。

      ————————————————————

      第一拨小高潮出现在邰智源献花登台,邰哥竟然是莫凡第一个搭档!底下有人大叫“张铭清”,然后模仿秀开始了:“这是一场震惊海峡两岸的演唱会,这场演唱会充分显示了海峡两岸人民血浓于水的感情,我们彻底粉碎了美国的帝国主义!”闷锅练就的哈喇本事真不是盖的,一下子就把现场气氛炒到高。“我今天上来真的想唱一首歌。我本来呢想唱他那首杜鹃鸟的黄昏,我为什么想唱这首歌呢,莫凡写的歌我研究过,比较悬言(我补充:人家那是受诗人父亲的影响很有文学美很诗意啦),小胖写的歌比较实际,征服就征服了,一开歌就征服,但是他那个杜鹃鸟的黄昏,你从头唱到尾,没鸟,不信你回去唱唱,没有杜鹃鸟……但是今天选在麻雀剧场,也有原因的,因为麻雀是杜鹃鸟的哥们,所以这个场地选的特别好,咱北京不是有个大鸟巢名闻世界嘛,咱也有个小鸟巢剧场充满着人文气息……另外他还有一首歌本来也是我想唱的,大伙听我唱支歌儿哟。。。他唱了20分钟你都不知道他唱什么玩意儿,最后原来是唱给姑娘的,唱完了可姑娘也跑了,哪有人这样的……可是这两首他们都唱掉了,我就琢磨,要不我唱首英文的吧,要不yesterday,我就想着yesterday,他又唱了,你说怎么办,咋整?”
      此时,底下有人大喊——yesterday once more!
      “yesterday——once more这首歌我就不会唱了!”哈哈哈底下一阵哄笑,“因为你这不能once more你知道吗?yesterday是yesterday,yesterday once more是另外一首歌,你当我不知道呢啊。你真当我台湾来的土老冒啊!……”

      邰哥桥段结束后,两人又唱了“坦白”,“朋友别哭”。兄弟情深,袁惟仁认真感谢了莫凡:“我真的很幸运,有一个好搭档。因为莫凡是最讲真话的人。”莫凡曾经离开音乐做过几年生意,失败,后来两人在商讨开个工作室时莫凡曾经想了一个名字叫“黑社会想漂白工作室”,哈哈哈

      天气热爆,小胖下去换衣服,莫凡独唱了“I 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清唱完鼓点一下,哇哦全场都沸腾了,唱完了有人大喊“好灵活的胖子哦”;然后莫凡去换衣,小胖自弹自唱了“勇敢一点”,全场大合唱“梦一场”。

      —————————————————————————

      然后,第二拨小高潮出现!星光六班胡夏和两帅出来献花给小胖老师!虽然节目里基本对这几个男生很无感,但是真人一亮相,还是有一种清冽和帅气的杀伤力让人措手不及,果然屏幕里的正常人回到人间就绝对缩小两号!真人很高啊很瘦啊整个style很有明星样子啊,更让我感慨的是同样的孩子在两岸不同体制内就能发展成完全不同的样子。一个造人,一个毁人。

      接着凡人唱了“凡人歌”,并介绍乐手。说实话整个乐队都长得又型又帅。鼓手哥哥打得真是太好了!!还有吉他竟然请来了台湾流行音乐界号称“吉他之神”的江健民,非常如雷贯耳的大名哇!
      延续超high的气氛,全场几乎又大合唱了“every breath you take”。


      瞧瞧莫凡调戏英俊的贝斯哥哥那表情~~

      “离家五百里”唱完后,二楼角落的毒蛇评审包小柏和创作才子李泉终于被介绍到,然后莫凡说,“难道下面我们要唱狮子座吗?”又全场大笑。“包小柏是我现任的同居人,我不敢得罪他。”这句话也是八卦很丰富哈。

      最后是经典老歌“花房姑娘”,ending曲则是“征服”。不high翻都不可能。

      安可呢,是李泉、包小柏、邰智源、凡人还有一个很跳tone的老毕集体合唱“童年”。包小柏轻试身手就赚足眼球。

       

       

      详细记录一下,为了日后有据可回忆。以前就喜欢莫凡,看完演出就更爱莫凡!!!风趣,可爱,开心,乐观,才华人品兼备——做生意失败的人我觉得都是因为内心尚有纯真。

       
      当年的凡人。

       

      528凡人民谣Fun歌单:

      杜鹃鸟的黄昏
      北京爱情故事
      爱情信仰
      赶路
      大伙听我唱支歌
      旋木
      执迷不悔
      yesterday
      是不是这样的夜晚你才会这样的想起我
      坦白
      朋友别哭
      I 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勇敢一点
      梦一场
      凡人歌
      every breath you take
      离家五百里
      花房姑娘
      征服
      安可曲:童年

        

      @演出后
      开场不久就有人轻拍我肩,回头,居然是意外来京出差的湖心。。。在巨大的音响前忍住说话的冲动看完演出,散场后两个意犹未尽的女人又去7-11买了啤酒朗姆酒鸭肠豆皮外加半只大西瓜转战旅馆续摊!看了康熙又看了娱记当嘉宾的天天向上,凌晨四点才躺下。
      极high过后就是极low,清早拖着沉重的腿顶着大太阳坐地铁回来,洗完澡填完肚子,开始导照片,1点多钟接c电话说着说着就眼皮耷拉,下午清扫完房间4点,终于不顾窗外越来越刺眼的阳光,一觉酣眠到9点半。

    • Peggy Hsu’s Live

      2010-05-16

      @514麻雀瓦舍

      她说,我总喜欢把同一首歌编好几个不同感觉的版本,因为旋律是身体,编曲是衣服。
      她说,我其实是一个过得很快乐的人,所以才能够去幻想一些很悲伤的故事。
      她说,录樱花雪这首歌的时候,在录音室里怎么录都感觉不对,于是通常都很宅的她在朋友的建议下,特意开车出门,去到台北郊区某个据说樱花盛开的地方去寻找灵感。但是到了那里,看到的是:大片的香肠摊,鱿鱼摊,巨多的人以及两朵小小的樱花。“所以,人活在幻想里没什么不好,不一定非要逼自己面对现实。”

      演出不算high,连安可才唱了一个半小时都不到,想起去年曾淑勤一个人自弹自唱的唱足三小时,还真是感觉到新老歌手体力耐力现场功力的巨大差异——民歌餐厅起家的就是基本功过硬啊。不过peggy胜出的是她古灵精怪的创作,完全活在自己幻想世界里的小孩,所以分享的创作故事还蛮有趣。Live的梗是她摇头晃脑唱了一首remix版的“有一个姑娘”,带着在紫禁城15块钱买来的格格帽,她十分可爱真诚的请求歌迷们晚上回去千万不要把这个梗提前泄露,好让她留到上海站演出完。至于她的马戏团乐队,恩,鼓手很帅,口琴吹得超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