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和路透大佬聊high了,聊到录音笔上新装的七号电池只剩下一格电。

      很多时候,类似的见面交谈在相隔数月数年后再回想,我们都会忘记曾说过些什么,但是当时的感觉不会忘。
      不会忘的还有这句:
      “你都不知道上面的春夏秋冬……”
      这句话出自一位前领导人的夫人,大佬在拜访她的时候,她轻声感叹。时局的动荡,命运的无情,大时代下的千回百转都交付了这句让人听了辛酸又无奈的暗语。

       

      周末大家很闲的时候我反而很忙,原本想去电影资料馆看周璇主演的电影《歌女之歌》,还有法话,可怜计划通通泡汤……北京的文艺活动真多,可是能参加的总是那么有限。打电话写邮件看资料拟提纲,在背负着任务和压力的心态折磨下,整个周末连带周五,我没看得进去一部电影!而周五推荐给小丸同学的四部电影她一口气就看掉了——效率啊。。。

    • 泪奔

      2010-01-16


      这是Cindy圣诞节寄来的卡片。看到101大楼上“加油”两个字,是在北土城的一家小面馆里,终于飘洋过海的辗转握在手心。我拆开信封,差点落泪。
      过去的这些日子,想过调转方向重选一条路,想过以团成一团的方式圆润的离开……即便我自己都被一次次的挫折打击不顺利折磨的动摇、怀疑,但是你们仍以最大的信任给我鼓励。你们夸我是认识的朋友里最有料的,赞我是实力派北漂,告诉我年轻时的每一步尝试都不是错……

      走过了这一段,我才发现,其实我比我自己想像的更坚韧,更有勇气,更能扛得住事儿。走过了这一段,对于很多事情的理解又比从前开阔出一段纵深了。

      哪有什么胜利,挺住就是一切。真高兴,在最寥落最困难的时候,我挺住了,而不是放弃心中的那个目标委曲求全。

      不过激动到颤抖的片刻也就是那么一会会儿,接下来的事情立刻随邮件而来,意识到会是更大的挑战,需要全力以赴和加倍的努力。但是怎么说呢,算是头一次感受到了对工作发自真心的热爱所带来的那种能量。

      再一次的,加油!!

    • 三只雪人

      2010-01-04

      在王府井东堂附近遇见的三只雪人,哈,好可爱,真像一家人。

    •  2号一场小薄雪后去了趟什刹海,见识了热火朝天的溜冰队伍(诚邀哪位在北京的有兴趣一起去玩哈!)。

      而同样的场地,一天之后雪就堆得跟小山似的。之前赶着去凑热闹的人肯定都悔的很。

       

      雪下的最猛的时候,窗台上的积雪都有一尺厚!据说是多年来最大最猛的一场雪,下足24小时。啊哈,我甚感高兴。本来还一直为没见到11月的那场雪而遗憾呢,现在欣慰了:要么不见雪,要见就要见最猛的。

      楼下院子里的雪景。

      风雪中看见好几位坚守岗位的邮差。印象中好像多年没看见过穿绿色制服的邮递员了(是快递收多的缘故吗?)。看到这幅背景就想起公交车上穿着蓝色大棉袄的售票员,他们也不光是卖票,报站名,见老年人上车了会提醒“哪个年轻人给大爷让个座”,雨天路滑会提醒大家上下车小心……很现代化的北京却仍旧保留着一些人的温情,这或许正是这个城市的可爱之处。

      撞见这只小狗,被它雪地里脚底打滑的一趔趄逗得很乐。

      下雪真美好,然而马路上就真是狼藉。

    • 被伤害塑造

      2009-12-30

      那天去建外soho,见到了两年前实习时认识的老师。
      即便两年未见,即便鲜有联络,可是饭桌上一起喝酒的革命情谊仍在,
      我从门外进来,一眼就看到带着招牌鸭舌帽的他,难掩欣喜;
      他正在开会发言,听见门铃响,张望一眼,也是出乎意料的神色。
      然后他真的停下了讲话(他本来的讲话也是属于思考型发言,比较慢拍一些),轻轻的叫出了我的名字,还欠身致意。
      我自然是受宠若惊的。
      然后赶紧找了个角落坐下,听他们聊选题。
      没想到,他很快走到我身边,轻声低语了两句,问了我的近况,然后说,一会会开完了再找我聊。
      散会后,这位老师要继续参与讨论,上楼之前,他又嘱咐我:等我一会,一会我下来咱们慢慢聊。

      就是这一欠身,一询问,都让我感受到一种被尊重和被关怀的温暖。
      这是他做人的细致之处,也是当年实习时会那么喜欢这位老师的原因。
      从为人处世上认可了一个人,想不欣赏都难。
      两年前离开广州时,这位老师的短信我一直存着,“哪里都是天涯,哪里都是家。”
      也许人生的轨迹就是这样慢慢被决定了。

      后来聊天,我们说起媒体圈一位受人尊敬的前辈(这位前辈在北京先后换了好几家媒体)
      我问,他现在怎么样?
      这位老师摇头:他状态不好,可惜了。
      我诧异,继续追问。
      沉默良久,他用了一个词来形容:被伤害塑造了。

      这位受人尊敬的媒体前辈,多年前曾因所主持的报纸大胆开放的言论而被冠上莫须有的罪名遭拘留。后来我们看到的是,他被无罪释放了。然后,他去了北京,仍然继续做着媒体高层,我们看到的是,他所供职的机构不断在变,只是,不复有当年的动静和锐气。
      “他被伤害塑造了。因为曾经的那些不平的遭遇,胸中有义愤,影响了他对于整个社会的判断,可惜了。”

      “被伤害塑造”,我想到了我的妈妈。
      在我前18年的生命里,她一直是个女强人的性格,
      在单位,能力强,做事雷利,是领导的得力干将。
      对于人性的良好直觉,对于事情的运筹管理,还有高效的学习能力,某种程度上也都影响了我。
      如果不是上大学那个夏天发生的事情,
      她也许至今还是一个女强人的性格,
      就像她当年能用三个月恶补学习德语然后从几千人里争取到留学考察的机会一样(80年代),
      她应该还是会保持着积极进取的人生态度。
      可是那件事对她来说,打击太大了,
      也因此受到了许多不公平的待遇(尽管这种不公平已经是最轻微的了)
      记得大学里有时候周末回家,一度感受到妈妈的心灰意冷,
      从过去STAR一般的人物,变成单位里无聊机构中的一员,
      及至在整个大家庭和小家庭中的角色转变,
      我想对妈妈来说,都需要付出极大的努力去适应。
      有时候看到她把整个生活重心都转移到买菜家务这些琐事上,
      凡是不再那么积极,只求日子安稳,
      我看着难免心酸。

      很多时候,我不知道在成长的过程里,
      到底是因为妈妈老去,个性变得越来越孩子;还是因为我们长大,变得越来越大人越来越有担当,
      又或者,真的是因为这些突发的被伤害事件的潜移默化的塑造作用,
      总之,母女关系很自然的就从过去的妈妈权威,变成了如今的平衡协调。

      其实说了这么多,都是写给我自己的。
      被伤害了,很容易会因为一时的不平待遇而难过,而气愤,甚至影响了对很多事情的公正判断,
      这需要警惕。
      我想大抵还是中国人隐忍的个性,决定了一旦被伤害就会造成更难以估计的后果,
      如果换作是美国人,大概只会笑侃一句,那又如何?


      往事不过一阵轻烟,就这么随2009飘走了。
      人生的曲线可以跌宕,我们可以被伤害,被打击,
      fail, fail again, and fail better next time.
      然后就像我喜欢的 Alec Baldwin 那样,Overcoming failure again and again and again……
      然后依然可以在五十岁凭借30 rock达到职业生涯的又一高峰。

      对嘛,云霄飞车的人生才够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