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她

      2006-06-22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happyoct-logs/15098148.html

      http://juseon.blogbus.com/files/1150964116.jpg

      2001年的她,被后辈们远近高低地景仰着。高挑挺拔,端庄秀美,成熟稳重,家境殷实,声音温柔,成绩拔萃,能力出众……一传十,十传百,所谓神话大概便是这样诞生。通常说来,像这样不太能够直观第一眼就发现缺陷的女生,像这样不费吹灰之力就受着官方各界宠幸的女生,最容易成为话题不过,被各种好奇的嫉妒的诋毁的目光附加上一些明明不属于她的特质。流言转来转去,飘来散去,最终完成了视角一致的误读:冰清高傲的女神,是只容许远望和膜拜的。

      2006年的她,与意外巧遇的学妹坐在午后星巴克,探讨这世上到底有没有真相的问题。她们各点一杯星冰乐,她要的是她挚爱的巧克力味,学妹要了焦糖味。两人从各自翻阅杂志,到她开始以一个受访者姿态回答各式提问。哦不,或许不能算是答记者问,根本就是一次深刻的人生探讨。宏大命题被化举成生活里的一个个假如,她淡定回应。话说得轻声细语,但思考的锋芒却叫人抽身不能。眼前的她和传说中的她太不一样了,曾经相信的真相甚至都经不起两双目光的刹那对视。于是乎旧形象破碎,新形象架构。学妹一边细耳聆听,一边后悔真该带只录音笔来,回去好整理一本语录的。她听罢大笑,柔和饱满的面部轮廓因为酒窝点缀因为光影衬托而愈加生动。说话说累了,她就停下来,猛吸一口冰咖,或者随手抽一张店堂里的宣传单,挥笔草书洋洋洒洒。她一身都是纯色,黑色棉衬衣,米色粗麻裤,宽松不紧绷。肤色白皙,头发也是齐腰浓密的乌黑,除了左手环间一只玉镯,再无其他任何配饰。因为她说过,她崇尚简单,热爱有品质的生活。

      只一扇门,冰火两重天。只一张口,前后两个人。

      可2006年的学妹已经不再是2001年的学妹了。就像眼前这杯咖啡因为混杂了奶油焦糖,因此而柔软棉滑,浓醇芳香——没有人会如“以为”的那样简单,一眼看透太过乏味,何况也不足以拥有安全感。细节泄露真相,但仅仅也只能是捕风捉影,就像她的Dior大墨镜后有着并不能看透的眼神。

      其实并不存在真相一说的,都不过是各自以为。虽然这样的事实说起来真叫人沮丧,那么虚无。

      分享到:

      评论

    • 是谁呢?

      签名好草,看不出来……
    • 不好意思上次把你认错,但是你的歌声到是很让我惊艳
    • 惯于潜水,答复不是我的作风,然应允了,所以须得完成,拿一段旧文字来,权作交代


      读萨特、加缪,甚至尼采……因而更觉得女子是不适宜研读哲学的,因越是学习越是觉得人的心灵是多么的幽深,人的命运是一部似乎已经被注定的悲剧,这是一个大的寓言,然而自己却是一个小玩意儿。
      因为渺小,所以我们的耐心和珍惜也变得稀薄,世间的面孔来往,穿梭无常,彼此潦草的给出一个敷衍的注脚,不愿再有勉强,宁可保持独自,也要获得安全,看起来坚定。
      所以二十四小时、二十四小时的失眠,失去的睡眠被囚禁在玻璃瓶里,眼睛里清醒,心里却慌乱,听力下降,嗅觉麻木,舌头僵硬,胃痛,以及抽筋……因为看到的东西越多,快乐便越少,于是沉默:二十四小时、二十四小时的沉默,找不到说话的对象;找不到说话的内容;找不到说话的欲望;找不到说话的能力;将沉默作为一种婉转的、不卑不亢的表达,看似不惊不惧、从容坚韧、深沉盛大,却只是一个脆弱的假象,以掩饰那不可言语的生之欢喜与苍凉。
      其实,真实的情感最终都是与盛大无关的,与幽深晦涩的哲学、坚不可摧的道德、甚至天花乱坠的文学,世间瞬息万变的事物毫无瓜葛,如果说有盛大,也仅仅属于时间的细微记忆和点滴线索,无声潜落于岁月河床的泥沙之下。
      潜渊汇流。水,一旦流深,便会安静,悄无声息;滴水微言。人的情感,一旦深厚,也显得单薄,小小的欢喜、隐约的荒芜,看透一些世事,知道一点真相,所以不再多言,要么隔岸观火,烟花盛放的满目灿烂,即使心里有惊动,终究将无关痛痒;要么焚身不计,悲喜冷暖自低吟浅唱,浅斟酌饮,为瞬间的绽放倾尽全力,成就别人眼里、心里最灿烂的一场烟花。因为知道没有中间状态的安全,所以多数时候在被许可的范围内自生自灭。
      拥抱、别离、微笑、哭泣……
      时间蔓延,幽微瞬间的光亮让我们有耐心——如果不能主动的有,便被迫的——在这寂寞的世间喘息,缓缓行走,悄悄结束。
      一个人笑着笑着,也会掉出泪来——生命里始终有逼近的东西,不可遏制,不可跨越,不可躲避,不可拖延。彼此对峙,但这僵持总有一个先溃败,谁比谁清醒, 所以谁比谁残酷。彼此都看得清楚,但也只能先怜悯自己。周围此起彼伏的,轰轰烈烈,这样的热闹,终究也落寞,冷清的谢幕;相濡以沫不及相忘江湖,只是“有人,就有江湖”、“人心即是江湖”,江湖过于深远让人心生畏惧,总觉得走不长,也走不远。
      怯懦的,便背弃,不攻不守、不期不忆;
      急功的,以欲望剩余的唾沫舔噬卑微的心,宣称是解放,其实惶恐……
      因此讨厌冗长的人生、拖沓的恋爱、浩瀚的工程,耗着,拖着,挂着,因为明白没有足够的毅力、智力以及意志力以抗衡,这样的,即使是美丽的、无疾而终的焰火,也是会得灼伤人的眼,会撕开人可以枚举的坚强以轻易摧毁的。时间和孤独从不亲自动手,他们杀人时微笑,瞧着人们自己认输主动疯掉。
      于是,人们变得坚硬,可以看着自己一点一点死去,并且对之报以微笑,以旁观者的残酷和凉薄,偶尔闭眼,因为看到别人的迷惘,因自己照亮别人迷惘的目光如炬,他人由此被看见,自己亦被照亮,由此看见裸露着的弱小,以及无措。
      因而越是长大,越是容易哭泣;越是常常对人凶悍、对事情也理智并且坚强,越是容易哭泣;越是面无表情脊背僵直,越是内心脆弱、情感强烈、敏感而易伤,便也越是容易哭泣。
      先是悄无声息的、绽放在夜里的、独自的;慢慢的,即便是日光、人前、在欢笑时张得过大的嘴里也会飞出忧伤,迷了眼睛;渐渐的,似乎是一些无法道明的东西躲藏在暗处控制泪水,与承载这些泪水的物质却无甚关联。于是有时,流了泪,也说不出原因,隐约觉得有少许的松懈,敲击胸口,空洞的嗡嗡闷响有所减轻,但明了越来越平静的力量,不是开心,即便竭力的开朗。
      然而,并没有必须的理由去维持开心的,心里明白就好。优雅的姿势。不重要!活给谁看的架势,也不重要。渐渐懂得放弃的美丽,变得神情淡漠,感情麻木,但骨子里对待爱情、忠贞、永远之类的概念越来越宽泛,对他人的冀望越来越宽容,对某些纤细的、微末的,却越来越坚持。
      慈悲,并且隐忍。
      在孤寂中艰难的了解成长的真相,默默承受,在暗里张大眼睛,看见伤痛,但仍坚持要眼底清澈、温暖,努力使自己健康、幸福;
      以沉重的代价了解了“价值混乱”、“理想缺失”、“物质膨胀”、“人心险恶”等等“现实”的代名词,但仍然相信理想,相信奇迹,相信真爱,即使无法证明也相信;
      用低调和高傲筑城堡,学习先生小楼一统,只仰赖于内心,但仍只是疏离而不隔离,微笑时尽力灿烂,伸出手时,真心交付,真诚帮助并且别无他求;
      沉静时祈望生活若是能如同电影预告,集中、简短、精彩,那样美好就完美了,但转身后仍然能接受饱食终日的乏味和日夜奔命的疲惫,虽然失望仍不绝望,即使略有混淆了虚妄,也坚持希望;
      了解痛苦是生活的底色,最诚实的状态,而不仅仅是作为生活的一部分以存在的,但因而更能知道感恩,更多学会为微小的事物满足,欢笑,并且感到幸福,而不是沉沦;
      目睹成长的残酷,听见学会承认并且接受那些不喜欢的事物以及人里面被逼迫的无奈叹息,但因此对成长了解、并且理解,认可并且接受,而不愤愤,亦不因此阴霾,始终保持一份童贞的心灵,对自己说成长的残酷并不比天真的更能伤人,真的这样去说,并且真的去信。
      坚持在一些时候仍然做一个孩子,虽然知道有时孩子具有更强的杀伤力和更大的毁灭性,因为单纯天真,所以更令人畏惧,不能直面。而那些错安了孩子心眼的成人因为特别纯粹的灵魂和异常丰富的心灵,如果不沾染些粗糙和笨拙,往往逃不过死亡或是疯狂。所以,不反对董桥叫嚷“婚姻是一场长期妥协的游戏,需要平庸的欲望和隐忍的智慧”,也和齐豫一起唱“幸福不只是王子与公主的要一种阴谋暗算的天赋加上哑巴吃黄莲的技术同甘共苦”,但仍旧拿出勇气面对,敢于参与,敢于和一个人订一纸关于永久的契约,并且敢于遵守。接受、承载——优点,更多是缺点——并且爱,以及他或她的家人,好的,或者坏的。学会只去想他或她,而不像想其他,因为明了思考对亲密、幸福以及健康的损害;忧伤,但有限度;偶尔张狂,也知道节制;不去发问,也不窥伺、追究,但若人需要,也会开口提问,好让人们说出答案,并且因为施与而满足,因使得他人愉悦而欢喜;虽然纵容泪水,也时常自戒是人的贪婪使它们盈盈于眶;洞悉生活的厚度其实决定了一个人的眼界,眼花缭乱的世界里太容易被抄袭雷同,但仍充满理想,保持自我,坚固,但不顽固;明了每个拥抱都可能是将别的讯号,但仍在拥抱时坦荡,并且温暖,尽量沉醉;……
      未完的,也便以此未完作为一种完成吧。

      【受伤后休息良久,起床来的第一摞方块字,确算是我经由表述的思考吧……】
    • 远近高低。。。图、文都漂亮极了。赞!
    • 我发现了,你对星巴克哈根达斯KFC啥的都很有兴趣啊
    • 看得真是沮丧 :(
    • 你最近的博读起来很清凉呀,还满像星冰乐的感觉。
      那么神奇的她,改天把事迹说给我听听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