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同题作文] 机缘·A面

      2006-08-19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happyoct-logs/15098220.html

      寒同学布置的命题作文,“机缘”。我想我更愿意把这两篇风格窘异的文字,看作是磁带的A面和B面。

      贴上来的时候,忽然又发现了一点巧合:寒和哈的开头字母竟都是H。

      四边形永远比三边形更稳固

                                                   ——也说一段由音乐肇始的机缘

      记忆比忘记更有益,言说比沉默更对得起飞旋的头脑,公开诉说这段充满机缘的相遇要比自得其乐更快乐。

       

      最近每天都骑车到汉中门转公交,路过南医大,就总也想起从这扇大门走出去的寒,想起她向我普及的有关快动眼慢动眼睡眠的医学常识——真奇怪,其实我同这个言必称“人类”的女人类见面至今不过刚刚半月,却好象已经熟识了很久,熟到已经可以互吐心事,这大概就是所谓同类间的知悦吧。

      我们是同类。都曾经有过体重两位数的美好岁月,可惜那段时光来去匆匆,且一去不复返,痛心疾首之余,也令我们不敢再回想当年勇。

      我们是同类。虽然顶着和现时代审美标准要吵架的丰腴身材,倒也从不忌口,从不和减肥二字纠缠暧昧,照旧大快朵颐。因为我们都知道,身处在爱情速食和资讯快速消化的年代,我们需要更多的饮食证据来不断反刍存在的意义。

      我们是同类。我长长的msn名单上,惟有我们两个,是都在自己名字前加注了高脚酒杯符号的。虽然事实证明,她远比我还要更能喝,但当我第一次发现这个不谋而合后,还是忍不住将她在心里的位置朝前提了又提。

      我们是同类。于音乐之爱上,还有文字。最早在罗川版里读她写的乐评,笔端只用三分力,就见出了背后七分的驳杂积累。读的多了,常能觉察到文字背后的一种气度:智慧,冲和,淡然,生活节奏总是悠悠的。后来看到她也是书房也是卧室的空间里不断更新的列表,读尽床头几卷书,我真是心折极了。没错,书是最能让人平静和安稳的一剂良药。

      所谓同类,其实只要在大的种纲目科上保持一致,最重要的是有气场的重合,那么就可以被视为同族了。据说猫也是这样根据对方气场来判断友善。我倒是并不爱猫,连抱都没敢抱过,可这些年,却让我遇见好些个性情像猫且昵称叫猫的女孩子,且都无一例外地成为好友,所以当我看到寒msn头像上的两只可爱小猫爪,当我发现她慵懒的面容很像只还没睡醒的小猫,亲切感令我再度不可抑制地想要跟她靠近。

      夏天是个浪漫的,让人想入非非的季节,绿树艳阳,台风大雨,极端的天气和颜色,让人心动。

      我和寒见面的那个晚上,就落雨了。因为练车,没来及赶去火车站亲自接她,所以直接前往翠亨村恭候,等着给她一个史上最柔软的拥抱。就在我被焦急期待的心情折磨得百无聊赖之时,她横空出现了。和照片上一样的白色贝蕾帽,一笑就眯成一线的小眼睛,微黑健康的肤色,一脸喜滋滋地站我面前,论神色论打扮,都和半袖先前传给我的那张照片无甚分别。乍看上去,很文雅也有点腼腆,等席间聊开,才知道大大被“骗”了,一流表述能力加幽默细胞,讲什么都能把其他人逗的胃口尽失,只管听她说话。

      后来去拍大头贴,搂得紧紧也不觉陌生。跟着又驱车前往时代超市采购通宵食粮。看她手上挎只小拎包,在偌大超市里左挑右选,闲闲自得,走起路来腰肢柔软,我只是好奇,难道寒受过专业model培训?后来想想,也许是在部队大院里濡染到的挺拔与飒爽吧。而我和苍蝇推车跟在她后面,马不停蹄,东奔西跑,所有女子应有的幽雅姿态都灰飞烟灭,对比之下连声赞叹,立马尊寒为少奶奶。

      寒有三项功夫顶叫我佩服,好口才好姿态,还有一项好厨艺。如果我和寒的投缘也算是一见钟情的话,那么这定情地点就是厨房。

      考完雅思第二天,寒在家里大宴宾客。我自告奋勇申请做助手,和寒一起在厨房里忙活。其实我是很讨厌油烟与繁杂的人,但因为是为喜欢的大家做饭,而且还有寒这个开心果在一边陪着,边烧菜边聊天,过程也变得充满乐趣。看她在炉前舞动身段非常熟练,唱戏似的,动人的厨房戏。至于桌上的那些脏与乱,已经完全可以忽略不计了。早上起来,寒又已经站在了炉火前,鸡蛋鳕鱼三明治,再配一碗冰镇碧清的绿豆百合汤,如此丰盛营养的早餐,苏醒了我一整个夏天都在沉睡的味蕾。

      由于和寒一起烹制的土豆咖喱鸡非常成功,很多天后,我又兴之所致去超市寻觅了一瓶油咖喱酱,意图在家里再制造一回。可是,结果很失败。失败的原因,除了我老妈一时糊涂买回来一堆鸭翅膀而不是大块鸡腿肉糟蹋了口感,除了没有那只受热均匀又快速的压力锅外,我知道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少了寒的指点配合。没她在身边,做起菜来都少了踏实感。

      寒是一个很有戏的女子。生活中的琐事在她那也变得满是戏剧元素,跌宕起伏。在旁观着,或是看她描述,都不禁乐不可支。

      这么一个精彩可人的女子,我又缘何能够认识呢?说起这段机缘,倒更像一场好戏,一幕音乐剧。仿佛在舞台上兜了一个大圈子,恍然发现我的身边就站着你,你的身边就站着我。

      罗川是我在大学广播台认识的学长。因为接手他的节目,因为每回我要采访哪个DJ总会厚脸皮地去他那打探一手资料,来来往往中也就熟了起来。2004年毕业,他回徐州,成为专业的音乐DJ。后来节目又开了讨论版,身为朋友的我也一直给予着关注,得空就去潜水逛逛。在那个并不热闹也无太多高手出没的论坛,一个名为“十四”的ID吸引了我目光的停留。

      等到我把这个“十四”,同半袖口中的寒划上等号,已是几个月后了。

      在这几个月里,我于网路认识了半袖,并从陌生人飞速发展成知交。

      半袖是我200510月申请豆瓣后认识的第一个豆友,彼时她的名号还是半袖,而不是现在的新桐初引。因为看到她听过的音乐中有黄韵玲,有雷光夏,嗅出了同类气息,于是豆邮留言说想认识。隔天收到回复,她的话真令我难忘:轩是我最喜欢的中文字(我在豆瓣ID叫昼轩)。她还爽快留下了msn,这些都为日后的进一步勾搭提供了便利。

      我认识半袖之时,她和寒,如我和罗川一样,早已是多年老友了。而原本这四个人,顶多也就只能造一个“非”字——我和老罗,半袖和寒,我们在平行线的两端制造各自的朋友交集。

      但就因为一封豆邮,因为素来口味挑剔的寒,难忍发掘罗川这么个优等DJ的狂喜并转告了半袖,于是乎,乾坤大挪移,情态大逆转,“非”字裂变成了一个网状交叉线——同在南京的我和半袖打得火热,同在徐州的寒和罗川也联系密切,而半袖亦借由寒知道了罗川的存在。

      所以,当半袖在我博客上发现名为罗川的链接后,难掩激动,我也得以间接知道了寒,以及,寒=十四。感慨着网络之小,我当即兴奋地把罗川的msn给了半袖,却未料自己这个下意识的举动竟促成了2005年冬至那一份从天而降的惊喜——冬天的音乐耳朵。

      再后来,我和寒常被半袖拖在一块聊天,有时还有其他人,有时就我们仨,或者我们四个。每每看屏幕上隔很久才悠然冒出来的一行纤细的银灰色字体,就不免好奇起来:这个半袖常提到的,和我一般大,同届,但毕业后却并未工作的女孩,是怎样的一个人呢?大家都忙与盲地朝前赶路,别说一年的空白,就是一个月的停顿也是不允许的,可她,却慢慢的,一点也不着急,难道父母也不给压力的吗?我不是个能慢得下来的人,但我仰慕慢的境界,所以看到有人轻易就达成我实现不了的心头所想,自然是心仪并仰慕。仰慕的一个副产品就是,我和半袖极力想要撮合寒和罗川(那时还没见过寒),虽然他俩最终比较不争气地辜负了两位红娘的一片苦心……话说回来,当我见过寒之后,我发誓我已经彻底断了此等念头——一个我都想要娶回来的极品女人,哪里还舍得推销给别人嘛!

      寒,虽然叫寒,可我却总觉得她身上有股子阳气,而且是纯阳。眼里有揉不得沙子的气质,这造成她一种强悍的敏感和偏执。她有她出众的才华,却不强势,毫不避讳地向每个人宣称自己有照顾人的嗜好,甘心当一个主妇为自己爱的男人洗衣做饭——仔细想来,这才是大智慧呵。不知未来哪个男子有这般好运,可以被寒悉心喂养。

      ********************************************

      回想这场相识的事端,机缘固然重要,但一个最关键的肇事原因还是音乐。

      以前我以为,生活的丰盛如果我感到喜悦,不过是能有个人跟我说,我所赚的不多只能是那么多,但你喜欢吃什么就吃什么。可因为四个人之间这段缘妙不可言的相逢,我的看法变了,生活的丰盛如果我感到喜悦,应该是众多的人物和事件,在繁华似锦地铺展过后,末了都能一点一点收拢,集合成一线,就像我们这样。

      记得中学学平面几何,老师说,三边形永远都比四边形稳定。那么希望我们这四个人所构成的交集,能够颠覆传说中的真理,历经时间的磨洗,越发牢固而不变形。

      后记:

      在将这篇文章公开之前,我和寒私下先进行了互审。

      寒的读后感只有一句:哪个男人能写出跟你一样的一篇文章来跟我求婚,我一定立刻答应!我的读后感只有一句:说和写永远都是一种互补。

      早上写的差不多的时候,我就短信跟寒抱怨说,写了三千字都还收不了尾,原谅我这个前世卖布的吧。寒大概被刺激到了,所以现在拿出手的是她又经酝酿后二次修整的成品,虽然仍旧只是短篇。至于我的呢,其实也是二次修整了,寒好心纠举提点出我犯下的一个大错,苍天啊,如果被数学老师知道,一定要被扁死的:)

      其实文章的短与长真的不重要。文字从不骗人,用不用心一眼就能看的出。寒的字有她一贯的气数风格在,我看着亦是欢喜。而我只是如此珍惜这场相逢,所以必须用及时的记录去顶住遗忘。

      / 小哈

      写于2006818日,一个大吉大利的好日子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看得我羡慕,这个星期周末前可有空去偶家?我多年与减肥纠缠,未果。
    • 这样的文字看得真过瘾:)
      厨艺也好,文艺也好,才华横溢.
      我说,A.B两面都是.
    • 一场如故的相遇相知落于笔端,由两位主人公悉心道来,故事动人得不真实,听者欣羡不能已~

      原来 缘来 妙不可言
    • 同感啊 早知道就应该在厨房多待着的
      至今仍怀念早上那个百合绿豆汤
    • 后悔了,那天应该学做菜,而不是看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