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生日帖 from 半袖

      2006-10-1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happyoct-logs/15098295.html

      http://juseon.blogbus.com/files/1160566818.jpg

      这是我亲爱的雷光夏的手绘作品,感谢一衣倾情提供:)

      取图片中“生日”二字,和那份手拉手肩并肩的情谊。虽然画中有忧伤弥漫,可今天的我,是快乐的。

      下面这篇文字的发帖时间是2006年10月11日00:00——不愧是实验强人,讲求精准二字。谢谢半袖的如发细心,惊喜并感动。

      [朋友] 小哈

      洗完澡之后,困意就上来了,可是不行不行,我还没有写字给小哈。

      其实也不知道该写什么。平日我鲜少夸赞或者感谢别人,但若说起来,一定会认真正式,有时还会自讽煽情来掩饰不好意思。小哈就自然许多,从不吝啬表达喜爱之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小哈远比我热情,没有似火,但是灼热。

      我们的相识,也从小哈的热情开始。去年10月18日01:50分(看看,这时间记录了我们那时候的夜猫生活),我有新豆邮,“我也很喜欢音乐,比如雷光夏,黄韵玲。认识一下:)”。我很少主动给陌生人留言,也经常存有一点小戒心,所谓知己知彼,一定会首先去了解一点对方背景。此后的经典巧合,已经在朋友中传为美谈,也被小哈和寒各自在《机缘》命题作文中诠释了一番,这里自是不用赘述。只是,它让我深深相信,人以群分。我们散落在天涯海角,但是以网络为点、敏感为线,终是聚拢在一起。

      从网络走下来,却是半年后了。今年4月13日,板凳来宁,最终变成一场同类聚会,这是缘音会的雏形。其实之前我是很忐忑的,彼时小哈给我的印象是才情、广识、认真、热情又不失理性,我没有和这样的女子打过交道,我不知道她们会不会犀利会不会挑剔;再者,虽然我的小文学青年姿态经常骗到很多小mm,但是在小哈这个科班面前,自是不敢造次。

      清楚的记得,那天阳光灿烂,我和板凳一起站在车站对街,猜想着小哈的模样,当人群中那个女子还在左顾右盼的时候,我们已经开始微笑,笃定那便是我们等的人,人的气质,是藏不住的。最初我依然小心,但很快就接收到小哈友善易处的信号,她和她的笑容一样,简单、淡定、从容、温暖,所有距离,瞬间瓦解,我又开始大笑着恣意妄为。

      恣意妄为,恣意妄为,整个春末热夏,我们都在恣意妄为,队伍壮大,活动精彩,心连心手牵手,123齐步走。唱片店精彩无限,南大有雕塑情侣,实验室有全世界屋顶,直播室有伪装DJ,寒据点有美食美色,玄武湖有各色交通工具,我们有相亲相爱,充满自由、依赖和分享的相亲相爱。

      《六月下雨,七月炎热》,这是小哈夏至的用心,我有细心阅读,只因完全信赖她的选择--其实,被小哈选择,也是幸福一种。十月天平,大家请一起哈。祝小哈生日快乐。

      原文地址:http://xintong.blogbus.com/logs/2006/10/3535900.html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二十二 2005-10-11
      从21到22 2005-10-11

      评论

    • 生日那天应该送上什么样子的祝福呢? 谢谢冥冥之中的力量让我认识你这样投缘的女孩子。我要每年跟你说生日快乐!
    • 半袖,小哈,呵呵!
      废话不说,生日快乐!
      办事不力,有点不好意思,不是当作负担,只是为错过这个日子感到可惜,一年只能遇到一次的。
      以后加倍弥补!
      一定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