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又看戏,萨特名作

      2006-12-09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happyoct-logs/15098373.html

      昨晚顶着冷风冷雨去南艺看话剧,这回是萨特名作《死无葬身之地》。

      存在主义的哲学大师,通过大量的内心戏,表现人在极端处境下的艰难抉择,借此拷问人性美丑和生存的意义与价值,回馈给观众沉重又深刻的两个半小时,并其后无尽的,每在真实生活场景催逼下所自然迸射的思考和反省。其实整个故事说白了,就是to be or not to be的问题,但伟大的萨特将这个艺术领域的经典命题集中到舞台上的两个场景,交替轮换,再加上实施酷刑时那撕心裂肺的喊叫,还有牢狱中为保存秘密不惜亲手掐死15岁的同伴,矛盾逐步尖锐冲突益发激烈,最终定格在主角们炯炯目光和烈士就义般的造型上,随云梯缓缓上升——戏剧要好看,必离不开正面交锋。越是冲撞才越是精彩。

      这是一出不折不扣的正剧,严肃到明明是毕业汇报演出,却没有期待中的热闹谢幕。面对台下的掌声和欢呼,最后出场的演员们仿佛都还未从戏中抽离,个个表情迥然,嘴角都不牵动一下的,更别说什么煽情的总结告别话语。演技派果然是演技派,更加沉稳内敛,真正是到最后一刻都不允许松懈。

      当然,这一回的看戏还小插曲不断。因为雨天塞车,进剧场戏已开演,没位子了,于是就爬上剧场最后的一块高台站着看,面前就是一排灯光音响的控制仪器。还没立定,某男叼着烟头的一个甩手,差点烧到我羽绒袖子,惹来一阵小慌乱。某男赶紧道歉,态度谦和,何况又赶着看戏,我便礼貌应声了事。却不想这个演出过程中不停在抽烟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此剧导演!意识到这个身份后,我又忍不住多瞥了他几眼,微光映照下的侧脸轮廓很有棱角。以前总觉得长的好看的男人,大多肚里空空,就靠张脸皮撑门面,如是看来我又偏见了。


      站在最后一排看戏,不比坐在第一排目光只随演员左右的全身投入,确实多了很多干扰。有前排屁股根本都不着板凳还一个劲扮鬼脸的小朋友,有工作人员来回的走动交谈,甚至还天公“作美”地给配上了许多意想不到的同期声:比如戏演到一半屋顶突然被冰雹敲打得噼里啪啦,比如最后一幕内心剖白上演至酣处剧场外头却突然响起烟火,一发一发的,持续了好一会——这些都让整个看戏过程有点神散,出戏入戏,续续断断。但是呢,因为不小心站在了导演边上,也横空多出了些奇妙体验,容我借机观察了灯光是怎样追的,偷窥了工作人员在每幕场景交接时打亮手电给布景人借光,甚至还偷听到了导演在演员表演不到位处的及时评点,倒也让看戏不再只是盲目的感动,更多了点理性色彩。

      至于to be or not to be的问题,游击队员从开始无论严刑拷打都死守牙关,甚至死也要锁住嘴巴,到最后对生命的美好存有留恋,说出秘密,却又在一阵突然其来的乱枪中壮烈而亡——这样的设置令剧情起伏跌宕,也是大师之所以被称为大师的地方。我想萨特也在避免直接给出答案吧,艺术的美丽就在于不确定。苏童说,“人性其实是有褶皱的,无所谓善与恶”。而艺术家所做的,不是要将这褶皱抹平,而是要让这褶皱的褶痕更加清晰和暴露。

      ps,加上前段时间在南大看的哥本哈根,略略回顾一下,这一年好象还真看了不少戏,当属历年之最啦。还望年年更进步,争取进剧场的次数远远超过进影院的次数。走,看戏去!觉得这真是世上最煽动也最美好的一句口号呵。

      分享到:

      评论

    • 随意翻看朋友链接,很诧异的看到了这篇文章。
      首先,谢谢你,对这部戏的认可,和对演员的肯定,再有呢,就是对某男那些文字的描写。
      因为,那天我也在现场,同样的感受和思索。
      再有,那个某男是我的弟弟。
      谢谢~.~
    • 一下就看出差距了,我就是纯粹看热闹的,小哈是看门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