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型男大本营

      2007-03-12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happyoct-logs/15098463.html

      多谢大家留言。现在局面尚未打开,做什么都难,房子也在四处寻找中。本着不要把日志给写成励志偶像剧的初衷,还是说些开心的事吧!!

       

      掉了九个纬度掉到北回归线以南,却没能从寒春直接掉进盛夏,扒拉掉所有厚重轻装上阵,这是我来之前万万没有想到的。迟迟不肯离去的冷空气害我每晚睡觉都得把箱子里所有称得上分量的衣服一层层朝那可怜的小薄被上压啊压;而更超乎我预期的是,纬度把我拉出季风气候扔进海洋气候的同时,也跟着把我拽出了女人堆,毫不含糊地抛进了男人世界。

       

      在南京的时候总跟姐妹们混在一起,想来是“饥渴”坏了,所以自打上火车发现对铺赫然一个小张武同学,典型高大英俊热爱篮球的小帅哥,我便“色”心骤起,勾搭得人家掏心掏肺跟我一夜倾诉。南京人,广州上学,家教严格,爱读书,有思想,热心仗义,下火车的时候还帮我拖行李,谁说帅哥都摆酷不好亲近的?

      不料这个小张武原来才只是预热。

      等第二天参加选题会,赫然惊觉:这哪里是编辑部嘛,整个一型男大本营哇!

      掌门的X老师高大清朗,眉目正气,儒雅翩翩佳公子;副掌门y老师,前南派著名诗人,粗线条的大块头大胡子,身形气质完全翻版艾未未,总是漫不经心搭一双肩包来去匆匆,充满了艺术家的神秘莫测;z老师,纯正潮汕血统,骨架小,纤瘦,却难得的白皙清秀,透着阴柔之美的五官很难不让人想起西岛秀俊,见他背只双肩包一副学生气地踱步进来,实在难以估量其资身编辑的名衔;还有最酷的f老师,平头,黑框眼镜,鬼马机灵,业内头号棋王,说起话来混杂闽南腔跟广东腔,字正味足……粗粗观察一圈下来,实在没理由不怀疑当年的创刊招聘根本就是一场超男选拔!这些人中俊杰们,要气质有气质,要思想有思想,要相貌有相貌,要才华有才华,蒲巴甲们实在真该一边凉快去!搞不懂那么多女记者怎会甘愿驻守京沪两地?放着这么有卖点的资源不用也着实可惜,倒不如日后别再苦心斟酌每期究竟选哪个名人上封面,直接内部解决,好好打造一下,美女记者+型男编辑,轮流登场,杂志销量肯定得再上浮个两三万!要知道,人之初,性本色啊!

      最后还有不得不说的师兄。久仰大名多时,终得一见,却完全不是经由文字在脑海中假想出的严肃刻板的政论家面孔,倒像是从哪个美术学院里晃出来,一副逍遥尘世外的表情与姿态,凌乱的,闲散的,一件单衣,飘在晚风中。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这周 2005-03-12

      评论

    • 天哪,我要去探班...
    • 乖乖 这个真是刺激食欲啊
      在审美疲劳的今天还能看到这样多的好品种
      实属不易
      羡慕ing
    • 蒲巴甲们实在真该一边凉快去!严重同意小哈的提议。
      这年头,真正的型男是不会参加这种恶俗的选秀活动的。
      好羡慕小哈能看见这么多……啊,口水下来了!
    • 大半夜的,,看到这还是忍不住抹了抹口水。。。
    • 和我那帮工作的同学刚进公司时的反应一样阿,都说遍地是美女~~
    • 那么,我说,你有没有问火车上那个要到手机号码……
    • 生活要有滋~色~才叫生活呀
      这下每天看型男
      真是赏心悦目了~~
      羡慕羡慕^_^
    • 哈哈,终于看到你更新了.一切可好?
    • 小哈,喜欢你说桥都坚固,隧道都明亮。我也一人在上海,听不懂上海话,采访的时候就很痛苦。
      一切都艰难,一切都要慢慢来。
      好在,始终都有一颗温暖勇敢的心,相信一切的事情都会通过自己的努力来解决。

      祝福小哈~
    • 杂志社的确是风流人物集中的地方。小哈,你要把持住!BTW,我原来还以为南方男人都不如北方男人帅气高大呢
    • 看起来很爽! 哈哈.
      小哈要不要内部解决?!方便省时省事还省力!
      而且还各个人中极品.不错不错.这简直就一牛市!
    • 哈哈
      我也要到型男俱乐部

      我去了是不是就成了衰男?
    • 光顾着HC了。。姐姐在南方哪家做?
    • 学姐。。。你发达了!
      真的这么多男滴亚 偶在 北京实习时也觉得女生超多 当时对这行很伤心呢
    • 么关系,别人碗里的,照样抢,就说是我批准的。
    • 偷拍偷拍!我要西岛偷拍照做msn头像!
    • 這樣養眼... 好幸福阿!

      "每晚睡觉都得把箱子里所有称得上分量的衣服一层层朝那可怜的小薄被上压啊压" 這種事我也做過. 除了在被上加衣服, 自己也穿了好幾件. 等於出外跟在室內穿的件數是一樣的... -.-!
    • 快跟大姐头商榷一下,把咱们那黑社会组织总部搬到广州吧~~~
      PS:还是那句话,看哪棵窝边草能吃就吃,该张口时就张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