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软的暑风吹过

      2007-05-29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happyoct-logs/15098535.html

      购书中心五楼的必得书店是我新近的恋栈之所。每次去都是抱一捧杂志满载而归。前次就专门去收了大名鼎鼎的PPAPER,还差48一本的诚品好读未舍得下手。PPAPER很好看。好看到每一页扯下来裱上墙,都能让房间“活”起来,有神色,有脾性。纸张也好,不知道学名叫啥,只知道人物用的是高光泽度低定量涂布胶印纸。当然了,我还没残忍到把一本22RMB的杂志就这么给生吞活剥了。

      NO40里有一篇蔡明亮专访。他说,电影是梦是诗是哲学。《黑眼圈》回去故乡大马拍片,反而令他思考:当时,怎么会离开呢?
      回想起来,只知道,留着会被约束,不能自已。所以,离开。
      这不也是我的答案吗。为什么会离开呢?就这么离开了啊。我要自由,我没法容忍被太多束缚地活着。于是,连这个新城市的冷漠都得一并包容。在上海南京都是免费校园巡演的林一峰,为什么到了广州就立刻升值到最低票价也要一百的演。唱。会。呢。而偏偏这个城市又务实得一点便宜好处都沾不得。

      周末广州接连暴雨,穿着裙子,夹着凉拖,撑把伞走在雨里。坐183去沿江中路的枕木酒吧拿胡德夫演唱会的票。著名的木子美当年就是从该酒吧发家的。门票设计精致,磨光面。还赠画册一本,小玩意若干,回头有空拍上来。30号晚上,要去听听这个赤脚走台北,保卫原住民权益的老男人,唱自己的歌。

      下面这段是野火乐集创立人熊儒贤和城画的一段对话,我特别喜欢。老夏天里读这样的字,便如饮凉茶,心平气静。

      最近最让你感动的声音?
      我一直容易被“风吹”所牵引出来的声音而感动,风吹过树梢引起的树叶飞舞的声音,或是风扫过落叶的声音,对我,都是一种空间的对话。小时候,一个人的午间时刻,一阵微软的暑风吹过,我家厨房那老老的纱门,咽咽呀呀就开始低声的叫,我特别爱听那纱门唱歌,好象在说一个老故事旧调子,我会很专心地听到入神。现在的纱门,做工和料子都太好了,风吹不动这个曲调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此时的丽江,仍在束河,风大,吹皱了人心呢。
    • 为什么你的生活充满了阅读,音乐,诗歌,电影,影像,学者,而我的生活只有Budget, Plan, Summary, 和钱总也不够花的烦恼,及细细啮咬的生活小琐事?不公平呀不公平
    • 看标题 以为试IT产业搞活动“微软”的暑风吹过。。
      原来是另外的风情。
    • 我去听胡德夫了,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