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浮生千山路

      2005-05-05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happyoct-logs/18130926.html

          她初见他的时候,是一个秋日的下午。与之前老师都不同,他好软,一副没精打采的慵懒相。对嘛,哪有七尺男儿像他这样,三小时的课一直坐着讲完的?当然,偶尔他也会起身写板书。挺立俊秀的粉笔字,与他稍偻的背影是如此巨大的反差。从不用对照讲义,从不用喘息,像在河边打水漂那样,诗词由一字一句慢慢地晕染开,直至铺满整面黑板,那些竖体字熏出来的古逸气息,她到现在都还记得。
          他沉默而害羞,不喜寒暄。课间休息,他从不会走到座中主动与学生交谈,就只是安静坐着,用温柔眼神看着底下嬉闹的孩子,若有所思目光飘远。仿若线装书里走下来的书生,惟有沉醉在自己钟爱的诗词中时,眼神才是明亮有光的。
          她第一次看见他眼里的跳跃,是在讲秦汉文学的时候。他不单说诗词,还说到了从前念书时爱听的台湾民谣,说他最爱的偶像潘越云,和那首《浮生千山路》。他很激动地在黑板上默写歌词,细细分析每一句在古诗源里的出处——她忽然发现,原来他竟是这般有情趣的一个人,并不像别人说的那么死板那么学究气。同样热爱音乐的她,像是遇见了知音。
          大学里有人缺课是常事,他倒也忍,一种微微的无奈和淡然。他明白的,台下这片关不住的青春年少,关不住的蠢蠢欲动。只要不越雷池,他可以不计较的。
          然而他的宽容,换来的却是学生们越发猖狂的翘课。终于有一天,他火了。他点名,甚至还叫来了辅导员。他不会训话,即使生气的时候,都还是不够狠。
      …………
          已经记不得是怎样一个结束,她只知道,后来没人会逃他的课了,每一次课大家都听得无比专心,他越来越被大家所喜欢。学期教学评估的时候,许多同学都给了他最高分。那是打心眼里的敬佩与尊重。
          再后来,她从学姐那听闻他为教书多年却还迟迟挣不到一套房而心烦懊恼。她笑了。这样的结果其实她早想到的,从她第一眼看见他时,平和清澈羞赧的目光,就已经泄露了他不善人际的所有底细。
          上过许多的课,遇见过许多老师,可再没哪个老师会像他这样,把最爱的歌曲印在期末考卷上,再没哪个老师会像他这样,连动怒也是好声好气的。 
          春迟迟,燕子天涯;草萋萋,少年人老;水悠悠,繁华已过了,人间咫尺千山路。
          潘越云深沉的嗓音,缓缓在耳边低回。也让她,忆起了从前,曾有过这样一个可爱的古文老师。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可怕的名字 2005-05-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