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estoryofthelastsymphony

      2005-05-0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happyoct-logs/18130950.html

      screen.width/2)this.width=screen.width/2; >
          西祠vip今天到期,我也决定不再继续,彻底改混博客了。
          在结束西祠之前,算是对自己的交代,借了《砂之器》来看。(真是麻烦,没有压缩碟卖了,还得跑去租碟)
          去年9月开始,西祠我家里的背景,就一直是用的此剧海报。我喜欢大海,喜欢这样淡然平静的画面,不满紧,很空阔,有许多想象空间。色调明亮,却又似乎透着悲伤,说不清楚的感觉。海滩边,小男孩跪在阳光里,埋头专心捏着自己的砂之器。还有中间的一行字:宿命,痛。究竟会是怎样一个曲折离奇的故事呢?我只隐隐预感到,一定是个悲剧。
          其实故事并不复杂,复杂的是心态。杀人的动机。简单说就是一起案件。从发生到侦破,牵扯出男主人公的身世过去。村子里实行“八分制”,一种严苛的歧视制度,导致发病的母亲得不到救治而死了,父亲满腔仇恨地杀了全村人,带着儿子开始逃亡生活。所以从还是孩子起,主人公的心里就已经埋下了深重阴影,背负着难以挣脱的痛苦,无论走到哪里,都饱受他人凌辱。只要还叫着从前的名字,就一辈子也不可能过上安稳日子。后来,突发的泥石流中好伙伴丧生,他幸存了下来,并借而得以改换了名字。就这样,一场偶然变故使他获得“重生”,改变了宿命,过上正常生活,进而成为了一个著名钢琴家。之所以杀人,而且杀的还是曾经那个救过收养过自己与父亲的小镇督警,其实就是不愿回到从前,回到过去,回到那个被折磨不堪的自己。
          宿命不是人的命运,它比命运更残酷。宿命在出生的那一刻就决定了,国家出身肤色容貌美丑,有人幸福,便有人不幸。人都想违背宿命,却又无法自己更改自己的价值,自己的存在。所以只能通过重生。
          一个重生了,另一个自然就要消失,两相伴随的。用砂子堆成的容器,即便一口气做了好几个,等到要拿给别人看的时候,却还是会消失。“砂器消失了,和现在的我一样消失无踪了。我不该来到这世上的。”抓不住自己的恐惧和迷茫,女主人公的这句话,是点题,也透露了剧名背后更深刻的内义。
          男女主人公是个很好的对比,前者选择了重生。为了能活下去,以冰冻般的心保护自己,不让任何人进入。可这决不会融化的冰,却在遇到那个和从前的他极其相似的女主角时,感到了些许的冰冻,开始颤抖。因为后者踏上了他当初没有选择的另一条路:无法抹去至今为止的自己而决定重头来过。
          32岁的中居正广,靠一双眼,就把主人公的矛盾心态刻画的丝丝入扣。还有夕阳下的金色湖面,不是波光粼粼,而是耀眼的亮金色,人物置身在这样的背景中,看不清面庞,只有轮廓剪影,真是漂亮。而如此美景下,男女主人公却都是心事沉重。
          整个片子的影调偏黄,有点基耶斯洛夫斯基的风格,虽是电视剧,可拍摄的真叫精致呀。音乐尤为出色,千住明的“宿命”钢琴协奏曲贯穿始终,配合着起伏的心情,还有沙漠中大海边踽踽独行的父子俩,大气磅礴的旋律,浅浅深深的音符,仿佛这就是人生了。
          这样分析人性的片子,有哲理,也很显分量,远比情情爱爱的故事艰深,所以看它一点也不娱乐轻松。好在并不晦涩,顺畅又过瘾的,也收获良多。
          戏剧讲求冲突,悬疑,所以一开头就是杀人场景,穿插着砂器被风吹散失形的画面。不知道文字表现会是怎样呢?有机会的话还要再看一下原著。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想不通 2005-0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