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脸对脸,嘴对嘴

      2005-03-26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happyoct-logs/18131031.html

          如你我这样,自小泡在港台流行音乐,琼瑶的你侬我侬和TVB的市井烟火中长大的孩子,多半都会对香港台湾心生崇拜。当我们正下里巴人之时,人家已经阳春白雪;当我们保守得连接吻都被认为有伤风化之时,人家的《春光乍泄》已经凯旋威尼斯。及至后来,台湾的唱片近百元一张的天价都抢得断货,而内地歌手却寂寞深闺无人问津……后来发现,不只是娱乐业,人家许多地方都远远强过我们,优于我们,企慕的心情也一天天浓烈。
          高一那年,参加和香港学生的交流会。虽然那时97已过,内地香港一家亲,虽然满屋子都是黄皮肤黑眼睛,可环坐一圈,就这样楞是生分着。人家女孩子嘴唇娇艳,睫毛翘俏,再看我们,规矩的学生头,眉目清淡,也难怪班里男生都咧开嘴挥着手冲人家say hello;听他们的国语简直头大,完全云里雾里,而我们从粤语歌习来的半调子也让人家摇头晃脑,到最后尴尬地相视一笑,索性彻底English。都是中国人,却得借助他人语言作为沟通媒介,不是不痛心的。汗颜之余,更把人家当成“小老外”。
          后来和交流会上认识的一个女孩通信。尽管她的文笔确实很一般,汉字歪歪扭扭,繁体字粤方言有时搞得我不知东西,可我还是乐颠颠地以每个月两封信的速度,说一些无关痛痒不着边际的调调。第一次收到回信的那天,桃花正红,教室里一片明媚。下了早自习,收发员同学捧着厚厚一摞信件挨个发送。递给我的时候,两眼放光一样瞪得老大,我攥着没写邮编左下角标着“BY AIR MAIL”字样的信封,暗自在心里偷乐。周围那些凑过来的好奇眼神艳羡目光,都极大地满足了我的虚荣心。有个香港笔友,身份地位都忽然陡增一截,好象每个人都在仰着脖子看你。也因此,日后署名,铁定都写学校地址。
          再后来,我身边好多人都开始辛苦忙寄托,并非留美,不过是为了能去香港。生活在那样一个开放、自由、民主、西化的天堂,好歹也算半个留洋。英文教学,出国访问,再不济,日后也可被当作一块弹跳力甚高的踏板。去年春天,好友被选作交换生去浸会学习传理,我着实在羡慕嫉妒的心情里煎熬了好几天。
          这几年内地开放,发展迅速,两边的硬件差距也不再那么明显。且不说官方层面高校之间的频频互访,就是民间,香港购物节也是办得红红火火。人们转一圈回来,脸上也不再有那种出国人才有的自豪和骄傲。
          但特区就是特区。外埠明明只要八毛,寄香港就得两块;和香港朋友Email,打开来皆是莫名其妙的一堆乱码,非得在查看栏里,把编码切换成繁体中文才无碍阅读;学校里的香港学生,也是特殊优待,寝室最早通上宽带,宿舍再脏再乱也不打紧。。。本来就是一家人,也融合了,可偏偏有这么些规矩定在那,存心挤兑人嘛,我不悦。说来说去,到底还是不同。
          至于海峡那头的台湾,比之香港,感觉似乎就更远了。尽管常有台商出入,可基本上,也是不会和我们这些学生有交集的。对台湾的印象,永远只停留在那些煽情的电视画面和唯美的文学作品里。直到真的遇见了一个台湾人——
          暑假里,女友在乱世佳人邂逅一台湾帅哥,回来兴奋向我报告。及至见到,不能不佩服女友走桃花运了。182的身高,眉目俊朗,这样的人,是路边摊的廉价体恤,也能穿得有型有款有气质的!再看背景,家事良好,父亲从商,家中房间无数菲佣若干。目前正在美国念MBA,修体育管理,业余时间是golf教练。请原谅我的圈子狭窄,所见世面有限,当一个优雅帅气出自豪门的男人现身南京,活生生站在你面前,用标准的台湾普通腔和你聊天时,我还是觉得象在做梦,还是觉得太偶像剧了。
          他很幽默。喝咖啡边聊天,一低头,惊觉自己的T恤穿反了。换作别人,可能早就满脸涨红浑身不自在,或者干脆很没面子地灰溜溜离开。可他不。他笑笑,向我们欠身示意去了洗手间。我暗自惊叹,甚至怀疑,那不过是他使的伎俩,以便缓解大家初次见面的生疏和尴尬。这么一个举首投足都极富魅力的完美男人,不到半小时,女友对他已经情愫暗生,频送秋波。她给他点烟,他为她拎包。焰舞台看完演出,他们已经十指相连。打车回去,后座上,两人已经是脸对脸,嘴对嘴了。
          隔几天,女友告诉我,他已经成了她的BF。暂且不管海峡相隔,也不管未来可以坚持多久。遇上自己喜欢的人,哪怕只是电话,只是msn,能够轰轰烈烈地爱一场,也算不枉此生。
          当官方途径疲软乏力之时,民间的力量却惊人强大。民间不死,而江山自在,英雄美人到底不会长久分开,终会亲热拥抱白头到老的。如果两岸权贵也都能如他们这样,以此速度痴缠相恋,怕是前程也就明朗多了吧。
          大陆和台湾,原本就是脸对脸,嘴对嘴,却生生被条海峡隔开了去。海峡不可怕,如新加坡那样勤勤恳恳填海造陆,总有一天能沟壑变通衢。可要命的是这心理距离,却是半个世纪都难以补回啊!
          晚上做梦,恍惚看见我的同学打扮得倾国倾城,泪眼婆娑与我告别。她即将远嫁台湾,肩负重任。此去经年,良辰美景里,奈何缱绻。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圈子 2008-03-26
      1953的把拔 2006-0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