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马不停蹄赶场来不及忧伤

      2005-03-2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happyoct-logs/18131037.html

      我是个巨蟹座的男人,超级恋家,可我最不该的,是做了娱记。
      我在南京一家早报工作。现在负责的口子是演出和电视台。虽说当了五年记者难免有些厌倦,然而想想我未来的车子房子票子,还是决定继续监守下去。
      清早八点半,手机闹钟响——自从当上娱记,晚上从不敢关机。要知道,漏稿的话饭碗都可能不保。可是一想到前几次和女友的约会总被手机打断,一想到每天赶场写稿都抽不出时间陪她,就觉得很歉疚——从前,我们是每天每个小时每一分钟每一秒钟都要守在一起的,可是后来,市场开放文化圈子活跃活儿多起来,常常我半夜回家时她已经睡了,颠倒的作息让我们俩的沟通交流次数骤减。这到年底,文化新闻更是马不停蹄——就说今天吧,早上9点半,江苏电视台“真情寻访万里行”发车仪式;10:30,钟山宾馆,罗大佑演唱会新闻发布;下午2点,文化局新年音乐演出发布会;傍晚五点,玄武饭店,金马影帝刘烨为他主演的新剧《血色浪漫》在宁开播宣传造势。
      再次招手“Taxi”,好在这次的方向终于改为向心运动了。踩着七点的月色回到报社,打开电脑,向编辑汇报完毕安排好版子,全面开工。其间,女友的短信频频敲击我脆弱的心房,心几度被拐跑:“我接不住你的飞盘,我觉得我们已经远了……”我像年少时玩转飞盘那样飞快的给她回消息打电话和她解释,屏幕上的文字在我焦急一颗心的指挥下,也越发飞快地往外蹦。等等我,亲爱的,等等我,我在心里不住地祈祷。22点截稿,21点59分23秒,我看见点击了“上传提交”按钮的稿子终于完好无损的出现在“今日稿库”中,长舒口气,谢天谢地,37秒为我赚回了差点被扣的300块。当,起身时一个不小心,桌上水杯倒了,看着汩汩往外流的液体,我有种不祥的预感。
      赶最后一班车,回去我在这个城市东郊的房子。公车在夜晚的城市里开过,路灯一盏一盏地,像是不断点亮的焰火。那个爱穿粉红色蓬蓬裙的女人,还会像往常一样用温热灯光迎接我的脚步吗?“对不起,您拨打的手机已关机。”就只是关机,还是,她已经完全离开了属于我的服务区?我不知道,也不敢去想。
      我想起了我们曾经养过的两条大眼泡的金鱼。一条叫永尾完治,一条叫赤名莉香。可是,她们没能持续不朽的南京爱情故事。其实早在我意识到所谓养活鱼,就是每周再去市场上买回新的赤名莉香和新的永尾完治时,我就隐约感到,我和她的爱情,已经不能够看到永远了。
      忙忙忙,忙的分不清欢喜和忧伤,忙的都没有时间容我好好痛哭一场。
      和她分手的第二天,我被派去上海《韩城攻略》发布会现场采访。窝在网吧的破烂机子上,敲着我的独家报道,一直折腾到深夜11点。赶去车站,时值春运高峰,根本买不到回程票,只好胡乱找了个宾馆住下。再起床已是下午。去看了毕加索画展,顺便买了几幅赝品。你看,任贤齐微笑梁朝伟傻笑毕加索贼笑,而我呢,却只有苦笑。
      傍晚夕阳中,一个人蹲在人民广场上喂鸽子。终于,我可以用这偷来的半天闲,好好悼念一下那段逝去的爱情了……

      与曾经的一篇博同题。
      screen.width/2)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2;>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