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烟花

      2005-02-1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happyoct-logs/18131130.html

          初五财神到。今儿一大早,劈里啪啦一串惊天动地的响声,让我真以为财神来敲我家门了呢。后来辨认之下,才发现原来是从楼上传来,巨大声响就这么顺着窗户下来,我脑子里突然蹦出了昨晚在零距离中看到的画面:某家人兴高采烈的出去串门儿,谁知道回来一看阳台,什么棉内衣啊,耐克鞋啊的全烧焦了,都是放烟火给害的,拉拉杂杂的损失了有好几大千呢。。。镜头还特别残忍的给了一坨坨“焦碳”好几秒的特写。一个年轻女子一脸怒火的在数落着楼上邻居的不是,也是,大过年的,真是晦气。想到那些黑炭,我一下子弹起身,再一想,不对啊,我家衣服都是挂在里边晾的,应该没啥问题的,于是就又倒下去睡了,任外面再天翻地覆,反正不碍我事,随他去吧,吵就吵点了。睡到十点过才起来。朝窗户外张望了一下,果然,空调外置器上,落了好多鞭炮碎屑。风一吹,飘飘洒洒的,谁若被罩上,不知道是会当作幸还是不幸呢?呵呵,琐屑之美。
          今年南京首度开禁,允许在某些范围燃放烟花。许多人,特别是孩子们,简直欢天喜地的。差不多有十年了吧,一直都是在沉默夜空中,数着星星过完了一个又一个春节。而今年,从三十晚上开始,砰砰的声音便不绝于耳。大人都说,年是怪兽,要放鞭炮才能够驱除邪祟,保佑来年的好运。我是不信这些怪力乱神的,但是,却喜欢那种热闹喜庆的燃放声音,不及乐曲的繁杂,调子单一,却生鲜有力,好象我们红火的人生。此刻,从我窗子望出去,对面正有人在楼顶上放烟火。一面四方形的夜空因此被点亮,而马路那头也不时啪啪的冒出火星。看着这些,就会觉得,这样寒冷的冬天,其实真的是需要用一些火光来温暖自己的。
          一直以来,比起鞭炮,我还是喜欢烟花多一点。可能因为烟花是有形状的吧,颜色也绚烂多彩,更重要的,烟花和人生还有着暗暗的不谋而合。不能不感叹岩井的的聪明。《烟花》,他的首部作品,就如此深刻而美好。孩子们为了验证烟花究竟是圆是扁的问题,而不顾路途遥远赶去了烟花大会的现场。末了,在烟花燃放的一瞬间,几个孩子同时仰头,用最认真的目光,顶礼膜拜,虔诚观望。关于烟花的一次探索,同时也是个人生命中一次难忘的成长历练。
          少年人,常会有一些最简单的逻辑,带些偏执,甚至会傻的可爱,而这些,完全都是因为他们对这个世界尚未真正的认识,模糊的,略略的,好象夜空中的烟花,如幻似真。
        可也正是因着这份不确定,不确切,才会急急的想找到答案。真要是大了,也就怠惰了,也许会查资料求实,但绝不会用亲眼去验证了。所以岩井同两个十来岁的小孩做主角,很让人信服。
        其实,烟花的绽放,并非只有啪的一声。在此之前,还有一个上升的过程。不过大多被我们忽略了。能看见的只有美丽。就好象我们每一个的人生,没有人在意你奋斗的艰辛,能看见的只是你崭露锋芒的那一刻。长久的攀爬,到头来是喜是悲,全在于一个给你绽放的机会,许多人争的,也不过就是这样一个权限。在成名或者成就之前,波折也许未必,但等待却是一定的,这就是积蓄力量的过程吧。
        唯一的不同,烟花的光芒只在刹那,看见了,也就熄灭了;而人,一定程度上是可以把握自己命运的。舞台上,是走是留,留,又能停留多久,全在于你,还有那些为你喝彩的人。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校服 2006-02-13
      日志搬家 2006-02-13